首 頁 公司簡介 產品展示 現貨資源 在線訂貨 行業新聞 人才招聘 聯系我們  

產品分類

沈陽角鋼 工字鋼
沈陽角鋼 槽 鋼
沈陽角鋼 H型鋼
沈陽角鋼 角 鋼
沈陽角鋼 偏 角
沈陽角鋼 中 板
沈陽角鋼 卷 板
沈陽角鋼 螺紋鋼
沈陽角鋼 盤圓高線

聯系方式

公司地址: 沈陽市于洪區紅旗臺鋼材市場南一號門兒,然后直行300米。
手  機: 15142580000
  15524543999
銷售電話: 024-86012588 86013588

沈陽華都物資 行業新聞  

 
巴西專家:巴西大量鐵礦石閑置 建議中國開發
發表于:2021-1-15 9:19:05  

巴西港口經營企業Grao Para Multimodal的執行董事保羅薩爾瓦多(Paulo Salvador)知道,巴西北部有大量未開發的高品質鐵礦石,但多年來,官僚主義和資本的短缺阻礙了生產的持續。

他說,在帕拉州、皮奧伊州和托坎廷斯州,至少有三座礦山可供開采,這三座礦山總計有近100億噸鐵礦石儲量,但它們仍處于閑置狀態。他補充說,這些礦藏只是巴西鐵礦石礦藏的“很小一部分”。

保羅薩爾瓦多表示,只要有商業意愿和財力,這些礦山就能生產足夠多的鐵礦石,以緩解價格處于歷史高位的鐵礦石市場所面臨的供給問題,并滿足中國的需求。他說,有大量的礦山可供挖掘,但關鍵是如何開采它們。

去年末,鐵礦石價格達到近每噸180美元——這是自2011年信貸危機后復蘇期間以來的最高水平。相比之下,當中國在2015年經歷經濟增速放緩時,鐵礦石價格曾跌至每噸38美元的低位。

保羅薩爾瓦多表示:“在我看來,中國投資者參與巴西礦產勘探沒有任何障礙,不過,到目前為止,他們還沒有感覺到這種需要。多年來,鐵礦石市場在供需方面保持平衡,因此價格穩定。鑒于最近供需形勢的發展,市場需要重新達到新的平衡。……考慮到中國與澳大利亞的關系,我認為中國會考慮盡可能多的選擇。”

目前,中國仍大量依賴澳大利亞的鐵礦石。根據中國海關的數據,至少在過去6年里,中國60%的鐵礦石進口來自澳大利亞,約20%來自巴西。

然而,就在2020年即將結束之際,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宣布了一項五年改革計劃,推進了多元化戰略,其中包括加大對海外鐵礦石礦山的投資,以及增加廢鋼生產。

工信部還呼吁將鋼鐵冶煉金屬多樣化,轉向錳和鉻等替代來源。

工信部表示:“中國將加快在西非和西澳大利亞建設大型鐵礦石項目。”工信部還表示,將加強與資源豐富的俄羅斯、哈薩克斯坦、蒙古、柬埔寨和其他鄰國的合作。“該行業應關注東南亞、中亞和非洲的礦產……以盡快創造更有效的原材料供應。”

除了多元化,中國也在尋求為其需求降溫。上個月,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肖亞慶在2021年全國工業和信息化工作會議上要求鋼鐵行業要在2021年削減產量。

但分析人士表示,中國實現鐵礦石供應多樣化的主要途徑——使用更多廢鋼、在海外開設新礦山、尋找新的進口來源和增加國內鐵礦石產量——正面臨著阻礙。

CRU集團的鐵礦石分析師Erik Hedborg稱,“通過投資新礦山來取代目前的進口水平是不現實的,特別是在五年內。”

能源研究公司Wood Mackenzie的高級分析師Kim Christie也認同這種觀點:“中國目前從澳大利亞和巴西獲得了高質量、低成本鐵礦石的可靠來源,至少在未來五年內,我們預計這種情況不會改變。”

根據中國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的預測,2021年中國的鋼鐵產量將達到10.65億噸。一般來說,每生產一噸鋼鐵至少需要1.5噸鐵礦石。因此,中國需要進口約13.8億噸鐵礦石,以實現規劃的鋼鐵產量。

這意味著,根據目前的水平,澳大利亞今年可能向中國供應約7至8億噸鐵礦石,巴西供應約3億噸。

中國國內鐵礦石產量已從2014年的4億噸高位下降,主要原因是生產商無法承受高成本而退出,以及節能減排政策導致中國低品位鐵礦石難以加工成工廠可以使用的材料。大部分低品位礦石需要與來自巴西的高級礦石混合,才能在鋼鐵廠生產。

因此,分析人士表示,提高本地產量似乎是一條死胡同。

“中國能夠,而且確實可以在需要時增加國內產量,但當地煤礦通常規模小、成本高,因此價格必須足夠高,才能鼓勵國內生產商擴大生產。以目前的價格,鐵礦石的生產肯定是有利可圖的,但一旦價格跌至每噸80美元以下,國內大多數工廠就面臨虧損了。”Christie表示。

對中國來說,一個最佳的選擇是與新的出口商簽訂協議,或在海外經營新的礦山。

中國已經走在了前面,中國一家企業達成了一筆交易,投資了全球最大的未開發鐵礦石礦床的一部分。該礦床位于西非幾內亞,規模龐大,擁有數十億噸高品位鐵礦石。

山東魏橋和中國鋁業兩家公司在該礦床的北部和南部地塊都擁有權益。

不過,分析師警告稱,該項目的投產需要建設新的大規模生產設施和物流設施,這需要時間,而且可能會像多數大型采礦項目一樣遇到問題。幾內亞政府把目標定得很高,承諾到2025年左右將北部兩個區塊投入生產,但Christie對幾內亞政府的魄力并不樂觀。

她表示:“我們預計最早也要到2026至2028年才能從礦山運出第一批貨。與大多數新建鐵礦石項目一樣,交貨期是幾年。非洲的大多數項目存在政治風險,需要大量資本支出。這不是一個短期的解決方案。”

CRU Group的Hedborg稱,即使礦山在2025年建成投產,其每年約1.5億噸的最大產能也僅占澳大利亞和巴西的全球市場份額的一小部分。

中國在其他礦山上的海外投資——比如澳大利亞的Sino Iron和Karara、塞拉利昂的Tonkolili以及秘魯的Marcona)——每年可以貢獻總計約4500萬噸。

IHS Markit的煤炭、金屬和礦業全球研究主管James Stevenson博士警告稱,購買礦山可能需要數年時間才能發放許可證和執照,尤其是在環境審查嚴格的國家。到2025年,礦業公司很難從新的新項目中開采鐵礦石,盡管從長遠來看這可能是可行的。

一個國家越發達,往往需要的時間就越長。Stevenson說,在澳大利亞等地,礦廠可能需要長達五年的時間才能獲得適當的文件。

“單是一份環境影響報告就需要18個月甚至更長時間。”他說。

  〖 打印 〗  〖 關閉本頁
版權所有:沈陽華都物資有限公司 本網站由智虹資訊網絡中心制作維護 技術支持:智虹金屬商情 網站備案:遼ICP備13014434號-1  管理登錄
澳洲幸运5分彩开奖结果